行走在世界末日的源头:黄石公园

作者:阡陌旅行派
阅读数:1517
发布:2018-11-19 03:32:58
  • 字号
  • 100%

行走在世界末日的源头:黄石公园

2018-11-08 09:39 阡陌旅行派 阅读 0

黄石公园在美国可是大大地有名。如果说在中国“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话,那么到美国没去过黄石将会是莫大的遗憾。随着好莱坞大片<<2012>>在国内的热播,黄石公园开始为中国观众所熟悉,黄石也更因此蒙上了神秘的面纱。黄石公园以其大量的地热奇观著称与世,是全世界地热活动最频繁的地区,据说黄石公园里的热泉和间歇泉的总数,超过全世界所有地区热泉和间歇泉的总和。黄石公园更被称为世界末日之源,英国BBC不久前发布了一则新闻,耸人听闻地宣称黄石火山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再次喷发,而这次喷发将摧毁美国三分之二的国土,公园直径一千公里之内90%的民众将死在溶岩和火山灰下。看来未来灭亡资本主义老大的不是社会主义,反倒是这座目前看上去静谧而平和的黄石火山。
    黄石公园是我们这次旅游的重点,也是大伙儿所期盼的。从布莱斯峡谷出来,大巴一路往北,当晚在犹他州首府盐湖城休息。第二天(20日)大早匆匆参观盐湖城市政府大楼后继续往北,进入怀俄明州,途经西部牛仔名镇Jackson Hole,再走马观花穿过大提顿国家公园,终于在下午来到位于怀俄明、爱达荷、蒙大拿三州交界处的黄石国家公园
    进入公园后不久,我们就惊喜地看到了路边的一群野牛。

这群野生牦牛,悠悠哉从我们大巴前走过,完全不在意我们这群远方的客人,都没拿正眼瞧咱们一下,真的是目中无人哎。

我们首先来到黄石湖边。黄石湖海拔两千三百多米,面积352平方公里,开车绕湖一圈得3个小时。黄石湖水看上去很清彻,可是硫磺含量极高,空气里都弥漫着刺鼻的硫磺味道。

其实此时我们正行走在一个超级火山的火山口上。黄石公园地下蕴藏着一个巨大的火山溶岩库,最近处离地面仅6公里。整个黄石湖就是64万年前黄石火山大爆发的火山口,而黄石火山220万年前的那次喷发更被公认为地球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黄石火山在上次肆虐发威了之后,停下来喘了口气。这一喘就是64万年,谁也不知道它下一次发威是什么时候,也许今年年底,也许10万年之后,所以咱也用不着杞人忧天,该干吗还干吗去。

​湖边不少这样的泉眼,里面喷出来的水都还翻腾着呢。这个泉叫“鱼泉”(Fishing Cone),意思是钓到鱼后直接甩到泉眼里,一会儿就熟了。

 地面上遍布泉眼,这些泉眼都通到地壳很深的地方。旁边有告示,要求切勿往泉眼里投石头之类的东西。听说过亚马逊森林蝴蝶效应的故事吧,这万一扔个石子下去,惹得黄石火山醒过来可就罪过大了。​

不同泉眼的颜色都会不一样,据说是和水里面的微生物有关。​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硫磺味。很惊诧生命力的顽强,在这硫磺熏烤的地方不断有树木死去,同时又有新的生命萌出芽来。​

​离开黄石湖,我们来到下黄石瀑布黄石湖的水就从这儿倾泻而下,流入黄石峡谷。黄石瀑布的落差很大,达94米,是著名尼亚加拉瀑布落差的两倍。令人惊诧的是黄石瀑布中有一股水的颜色与众不同,是绿色的,我们百思不得其解。

这儿就是黄石峡谷。你应该知道为什么叫黄石公园了吧,因为富含硫磺的缘故,这儿的火山岩都呈黄色。​

这山这景,仿若一幅山水国画。​

注意到中间岩顶上有个鹰巢了吗?上面还站着只雄鹰,正盯着我们呢。​

晚上就在这样的木屋(Wood Lodge)里过的夜。这儿没有电视,没有互联网,也没有手机信号,生活一下子倒退了20年。因为海拔高,晚上的黄石公园很冷,摄氏零度左右,对两天前刚从40多度的拉斯维加斯赶过来的我们,真的好似冰火两重天。​

 第二天一早,我们来到黄石公园著名的老忠泉(Old Faithful Geyser),去看老忠泉的喷发。
    老忠泉是黄石公园最著名的间歇泉。之所以被称为老忠泉是因为它的忠心耿耿,总是准点喷发,每隔90分钟左右喷发一次,一百多年来从未错过,堪称奇迹。现在是老忠泉喷发前的模样。

四周早已站满了游客,在痴痴等待着老忠泉的喷发呢。​

 终于,地底深处传来轰轰雷鸣声,老忠泉开始喷发了。

水柱直射50米高。​

黄石公园水资源丰富,地上的水流入渗进地里,最后流到温度远超过沸点的地底深处,受到地热持续的加温后沸腾化为蒸汽。在巨大的压力之下,蒸汽要找一条出路,但不断往下流的水堵住了蒸汽,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因为蒸汽压力不断增大,热度不断加高,最终蒸汽挟着泉水喷涌而出,这就形成了间歇泉。当地下的压力解除,水蒸气喷射的力量消失了,这时流水再开始注满喷口,阻塞水蒸气的出路,于是又酝酿着下一次的喷发。         黄石公园间歇泉很多,但像老忠泉这样准点喷发的绝无仅有。​

这样的喷发持续了4-5分钟后,老忠泉归于平静,90分钟后将再次喷发。​

  离开老忠泉,我们来到中喷泉盆地(Midway Geyser Basin)。这儿热气腾腾,每天近500吨的热泉水就这么白花花流入Firehole河里。这要是被来自中国的商人看见了,会捶胸顿足的:在这儿投资盖个温泉宾馆,岂不是每天数钱数到手抽筋。可惜美国政府早就明文规定了:黄石公园永远不作商业性开发。​

​ 这是Excelsior热泉,热气腾腾的。Excelsior原来是个间歇泉,最后一次喷发是在1985年,整整喷射了两天,从此归于平静,成为一个热泉。每分钟4000加仑、每天数百吨的热泉水喷出流入Firehole River。

热泉喷出再冷却后,水中的石灰便沉积下来,如此反复多年,于是在地面上形成这样的梯田样貌。​

 Excelsior热泉旁边便是大名鼎鼎的大凌镜温泉(Grand Prismatic Spring),这是美国最大,世界第三大的温泉。它宽约75至91米,49米深,每分钟会涌出2000公升、温度为71°C的地下水。大棱镜温泉的美在于水面的颜色会随季节而改变,春季,湖面从绿色变为灿烂的橙红色,在夏季显现橙黄色,到了冬季,水体呈现深绿色,这是水中微生物所产生的叶绿素和胡萝卜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可惜我们到的时候大凌镜温泉正热气腾腾,无法拍下大凌镜温泉的恢弘气势。​

 借用一张黄石公园官网航拍的大凌镜温泉图片。​

大凌镜温泉泉水涌出时带出来许多在地下深处生活的耐热菌,这些地下菌色彩斑斓,灿烂亮眼,根据菌的颜色可以判断出泉水的温度,越是橙色的温度越高。

 Opal Pool的泉水温度大约在摄氏56度左右,泉水湛蓝,如兰宝石一般。​

 这个是Turquoise Pool,泉水温度不到摄氏70度。据说Turquoise泉和Excelsior泉在地底下是相连的。​

离开中喷泉盆地,大巴来到下喷泉盆地(Low Geyser Basin)。这是下喷泉盆地的漏壶间歇泉(Clepsydra Geyser),我们到的时候它正欢快地喷发着呢。

 黄石公园占地近9000平方公里,共分五个区:西北的猛玛温泉区(Mammoth)以石灰石台阶为主,故也称热台阶区;东北为罗斯福区,仍保留着老西部景观;中间为峡谷区,可观赏黄石大峡谷和瀑布;东南为黄石湖区,主要是湖光山色;西及西南为间歇喷泉区,遍布间歇喷泉、温泉、蒸气、热水潭、泥地和喷气孔。黄石公园共有东、南、西、北及东北5个入口处。我们是从南边进入黄石的,只在中部和南部选择性地游览了部分景区。

​ 一个喷气孔,热气从深处的地壳里呼啸而出,尖利的啸声如同口哨一般,又仿若地狱魔鬼的怒吼,似乎在向人们声明着:我是一座活火山!

这是一个泥浆泉-彩色锅喷泉(Fountain Paint Pot),泥沼似的泉水,如同一个正在沸腾的石灰池。令人慨叹的是旁边的这颗小松柏,顽强地在这恶劣的环境里生长着。​

 在生命和恶劣大自然的搏斗中,最终生命还是输给了自然,这片树木已经枯死,留下的只有沧桑。

美国探险家朗夫德(Nathaniel Langford)在1870年的黄石探险和勘查中看到这样的场景,他惊叹道:“眺望胜境,我意识到自己的渺小、无助,如临深渊,才觉得自己几乎无法体会或领略大自然的雄浑伟岸。”(“As I took in the scene, I realized my own littleness, my helplessness, my dread exposure to destruction, my inability to cope with or even comprehend the mighty architecture of nature。”)         其实何止他一人,在黄石面前,我们又何偿不是如此的敬畏。

分享此文章

分享到微信

请在移动设备上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并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待微信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