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 | 美东三城跨年之行:费城、纽约、尼亚加拉

作者:落痕思
阅读数:470
发布:2018-11-02 03:29:37
  • 字号
  • 100%

游记 | 美东三城跨年之行:费城纽约、尼亚加拉

2018-01-06 19:56 落痕思 阅读 0

在美国生活了四个月后,趁着寒假终于可以实现与朋友们约定已久的美东跨年之行。12/25/2017-01/03/2018,我与同行的三个人相继游览了 Philadelphia,New York 以及 Niagara Falls 三座城市,每个城市都有着自己不同的特点。

放假之前看到新闻上说,今年美东的冬天会异常寒冷,我用亲身经历告诉大家,新闻上说的一点都没错。如果不是有暖气这种神奇的存在,我可能不会坐在屋里写这篇游记了。但是话又说回来,对于寒冬中的城市,我总是抱有特别的期待。大概没有了夏日的热烈,它们总能显露出别样的姿态。

费城 | 中庸

(Banjamin Franklin Bridge)

费城是个中庸的城市。别误会,这并不是一个贬义词。在儒家文化中,中庸是均衡,是对度的正确把握。费城的中庸在于,它并未繁华到可与纽约洛杉矶相提并论,但它美国第五大城市的地位,令它具备大城市所有该有的东西。费城有地铁,众多博物馆,剧院,机场,火车站以及唐人街等一切大城市的标配设施,但街道和地铁都干净整洁,没有纽约随处可见的呕吐物和不知从何处飘来的异味。

我虽然在费城上学,但是平常根本没有时间去好好参观一下费城。我平常的生活仅仅集中在唐人街的超市,学校和卧室中。这次总算能好好参观一下这个我生活了快半年的城市。作为在费城的东道主外加一个热衷于美食的人,自然是带朋友们吃遍费城好吃的餐馆。这里私人推荐两家餐馆,About Hotpot和Dubu。Dubu位于费城郊区,是一家韩餐馆。这家韩餐在Yelp上的评分高达4.6,经常爆满,每次去基本上都要排位。它家的配菜非常好吃,而且招牌海鲜饼是一绝,馅多量大,饼的表皮煎得恰到好处,金黄不焦,鲜香四溢。另一家About Hotpot是一家火锅店,位于南费。推荐About Hotpot的理由是它的火锅汤底,油碟和新鲜的食材。火锅底料香辣却不过麻,香油配上蒜蓉组成的油碟令食材的香味再添一个层次。About Hotpot旁边是Ritz Theater,一般可以吃完火锅去看一场文艺的电影。说是文艺的电影是因为Ritz Theater有点类似艺术院线,它不播放普通的商业大片,只播放文艺调的电影,例如冲奥的影片Call Me By Your Name或者Lady Bird等。

(Ritz Theater海报)

除去这些餐馆,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Barnes Foudation。至于印象深刻在哪里,这里引用豆瓣上sterdam的原话:

“Barnes Foundation拥有令人感到恐怖的豪华级现代艺术收藏,它家有181幅雷诺阿、69幅塞尚、59幅马蒂斯、46幅毕加索、18幅卢梭、16幅莫蒂里安尼。这些数字中的每一个,都没有一家美国艺术博物馆可以匹敌(即便欧洲也没有几家可以匹敌),其中有些数字,把美国最好的几家博物馆合起来也比不过,甚至全美国的博物馆合起来也比不过。有个词不是叫‘醉氧’么,到它家参观最大的感受就是,‘醉画’。一进大厅正中央,那一大波教科书级别的且尺幅本来就很大的现代艺术名作扑面而来,可以直接把人拍晕,这种感受,似乎在其它博物馆是见不到的。”

好几面墙清一色都是雷诺阿的画作,这种震撼力,大概只有亲身经历才能领会到吧。

(Barnes Foundation介绍影片)

纽约 | 多元

(Dumbo夜景)

我听过太多人说他们有多爱纽约纽约的地铁已经很老旧,列车与车道之间摩擦的声音刺耳难听,车站内处处可见污秽,老鼠随处可见。纽约街头的呕吐物结冰后呈现出浑浊的黄色,和积雪混在一起,人们路过时总要小心有没有踩到。第一次到纽约的人,如我大概会很不解,这座世界的中心,如此不在乎自己的颜面,是凭何成为伟大的城市,赢得那么多人喜爱的呢?这是我初到纽约的第一个想法。在旅程的最后一天,朋友问我是否喜欢纽约,我一时没想好具体的回答。她说她来之前可能对纽约的期望太高了,真正来到之后发现纽约没有她想的那么完美。在写这篇文章的当下,我应该能回答她的问题了。

我是喜欢纽约的,喜欢的原因虽然陈词滥调但也真实,因为它的包容多元。包容多元这个词抽象到可以放到任何一个城市里,但是只有到过纽约的人才可以感受到它的具体。在纽约,我们坐的每一次Uber,司机说话都带有不同的口音,中东的,墨西哥的,美国南方的,美东的,各个国籍各个地方的人都汇集在了纽约纽约接纳了每个人。我看到在纽约的地铁站里拉小提琴的小伙,也在中央公园里碰到了拉小提琴的大爷,他们的脸上无一例外都洋溢着自信而满足的笑容,因为他们带着尊严为自己谋生。他们靠自己的才能,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在纽约生活着。换句话说,每个人都能在这找到自己喜爱的生活方式。虽然人们总是谈论着曼哈顿,但是如果纽约只有曼哈顿,它不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城市。曼哈顿的精致,布鲁克林的嬉皮嘻哈,和皇后区的种族多样性,这些都是纽约能向世人展示的东西,世界各地的人们在这里或追逐梦想,或只求生存,但他们都是纽约旺盛生命力的一部分,支撑着这座城市的文化自信。纽约固然有很多缺点,但是它的优点太明显又太让人无法割舍。就像你在谈论你的对象时虽然会咬牙切齿地数落他,但是最后还是会叹一口气说,没办法,谁叫我喜欢他呢。

(Starry Night, MoMA)

尼亚加拉 | 磅礴

尼亚加拉相比于之前两个城市,称得上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城市。但是它靠尼亚加拉瀑布这一个景点,就足以让人们络绎不绝的来到这个城市。去到尼亚加拉城的时候,恰逢最冷的时候,天地间白茫茫一片,站在尼亚加拉瀑布边几分钟不到,衣服帽檐和飘在空中的头发都已经结冰变得硬邦邦的,双脚冻到失去知觉。冷是真冷,但美也是真美。巨大的水声撞击在岩石上,天然的环绕式全方位声响,全部涌进耳朵中,一下下敲在心上。看再多的纪录片或图片,都不及在现场亲自感受到它的磅礴和力量。

(Niagara Falls)

这场旅行中,有太多次刷新自己承受最低温度的时刻。在费城顶着寒风走了半个小时找滑冰场,在Franklin Bridge下面找上桥的地点来来回回走到手脚失去知觉,在纽约零下二十度的Dumbo等零点跨年的烟花结果啥都没有看到,冻到话都讲不清,更不用提在美加交界处的尼亚加拉城,每出户外一次都觉得自己要截肢了。但是就像开头的音乐"Youth"说的那样,we are the reckless, we are the wild youth。在费城找滑冰场的途中碰巧经过了About Hotpot,吃了一顿暖身的火锅,最终还是找到了溜冰场,度过了愉快的夜晚。虽然最终还是没有上到Franklin Bridge,但是途中找到了Elfreth's Alley,也被绚烂的灯光治愈到。零点没有看到烟花固然沮丧,但是跨年的时候大家用自己国家的语言在倒数着,抱在一起互道新年快乐,身旁的人在高歌着,亲吻着,那种兴奋和感动,大概会一直记得。很多时候,我们大概都不太在意结果,我们期待的是找寻目的地途中的意外和惊喜,那些才是我们日后会时常怀念且津津乐道的东西。我们开玩笑说请不要冬天再去北方夏天再去南方了,但是当伙伴们提议说诶我们去这个某某地方吧,很好玩的样子。大概总会欣然答应然后屁颠屁颠的计划行程,然后一直期待着启程的那一天了吧。谁还管是什么季节呢。Yeah, we are young. We are reckless and wild youth.

分享此文章

分享到微信

请在移动设备上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并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待微信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