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金山,你不在别处,在我念念不忘的回响中

作者:倪磊楚
阅读数:46027
发布:2017-11-03 02:38:50
  • 字号
  • 100%

旧金山,你不在别处,在我念念不忘的回响中

2017-10-07 16:07 倪磊楚 阅读 0

为什么喜欢旧金山呢?

如果你还活着,旧金山不会使你厌倦。

如果你已经死了,旧金山会让你起死回生。

旧金山最最吸引人的是它的自由与包容。

华人、黑人、菲律宾人、日本人、尼加拉瓜人、西班牙人、意大利人、越南人等各种不同种族的人在这里聚居,多元的文化在这里碰撞。就算你把自己打扮得光怪陆离,也不会引来路人奇怪的眼光。也许正是这种自由与包容,旧金山才会成为很多文化的发源地,比如嬉皮士文化,近代自由主义,叛逆文化等众多另类文化。

这种包容也体现在美食上,因为旧金山有许多不同国籍的移民在这里聚居,所以有很多充满异国风味的餐厅,游客可以轻易吃到世界各地的美食。而旧金山的厨师们也喜欢颠覆传统,发挥自由创新的个性,做出了一大批打破传统框框的创意菜,比如改良的意大利菜——Cioppino。

这样的自由与包容也使得旧金山的艺术特别出众,拥有者很多世界级的博物馆和历史建筑,同时,世界级的芭蕾舞、高雅的古典音乐、百老汇的音乐剧、蓝调爵士乐,狂热的摇滚和电子音乐,也已经溶入到了旧金山的城市节拍之中。

所以,这样多元化,自由和包容的旧金山,喜欢它,还需要别的理由么?

day 1.与你的再次相遇

时隔几天,再一次踏上美国之旅,我的内心充斥着喜悦之情,这种喜悦不仅仅是因为又可以去感受新的风景,更是因为,我不用痛苦的调时差了。

是的,从美国回来之后,我每天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处在调整时差的巨大痛苦之中。

从杭州到旧金山真的很方便,乘坐美联航的飞机,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我们就直接到了旧金山。从机场出来之后,时间已是下午,我们在机场附近租了一辆车赶往我们事先预定好的住宿酒店,途径海湾大桥时,小小的被这种桥梁建筑的宏美所震惊,赶紧拿出vivo x20全面屏手机记录下来这刻的美丽。

途中经过一家在美国较为有名的叫做in-n-out的汉堡店,进去吃了些东西,味道其实就是快餐店该有的味道,不过我听说,鲜艳的托盘,金黄的炸薯条,和丑萌的飞猪更配哦。

填饱肚子继续上路,夕阳西下之时终于来到了纳帕谷(Napa Valley),这个美国著名的葡萄酒产地。

或许我说纳帕谷你不会有什么概念,换一种说法,纳帕谷的葡萄酒知名度就像贵州的茅台,山西的杏花村一样,这样你就能比较直观的知道它的知名度了吧。

不得不说,夕阳下的纳帕谷真的很美,层林尽染金黄色,或许这样的优美环境,才是能够产出佳酿的关键吧。

由于第一天的时间基本都花在了赶路之上,再加上旅途的疲惫,真的没有太多的内容可将,到达订好的酒店办理好入住之后,我本来打算回房间好好的休息一样的,可同行的朋友提议出去逛逛,想了想,时间还早,出去逛逛也好。

正好,入住的酒店有一个品酒的活动,可能这样的互动对于纳帕谷附近的人们来说是常态了吧,毕竟这里盛产葡萄酒。

不得不说这里的酒确实多,但酒量不好且对酒不怎么懂的我,能做的就是为大家多拍一些好看的照片,不能从口感之上的描述来满足大家的胃,只能通过视觉上面的满足来弥补大家了。

从酒店出来,我们在纳帕谷旁边小镇的一家餐厅用了晚餐,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牛肉三明治,味道很好,已经隔了这么几天了,对于它的味道我仍是念念不忘。

拖着疲惫的身子和已经不知道是哪国的时差回到酒店,很想就这样躺倒在床上,然后陷入梦里,但是事与愿违,脑袋里面有着太多的念头,眼睛很累,但就是睡不着,很久之后才迷迷糊糊的睡过去,在旧金山的第一天,就以这样的混乱姿态,迷糊而过。

day 2.静与动的旧金山

美国的历史不长,顶多也就300多年,可就是这样短的历史,就使得加州发展成为了葡萄酒界的新贵,而提起加州的葡萄酒,人们肯定会想起纳帕谷,这个历史悠久、风景秀丽的葡萄酒产区。

清晨在纳帕谷的酒店醒来,感受到一丝丝的清凉之意,洗漱完毕,吃过早餐,我们便驱车赶往纳帕谷的一处葡萄庄园,准备去见识一下,这个葡萄酒新贵地区的庄园布置。

这几张都是通过航拍所得的庄园地貌,可以大概的看出,纳帕谷的地形是非常有特点的。纳帕谷是一个丘陵地带,似平原又颇有起伏,似山地又不见峰巅,纳帕谷温暖的早春和和煦的夏日为葡萄的生长创造了近乎完美的气候条件。

或许,这样的地貌和气候条件,是这里能够产出优质的葡萄酒的原因之一。

而另一个决定这里产出优质葡萄酒的原因,来自于纳帕谷丰富的酿酒历史积累下的优良酿酒技术。

对于加州,这个别称“金州”的地方,很多人肯定跟我一样,对其那段淘金的历史都会有一定的了解。而早在加州兴起淘金热之前,纳帕谷就开启了其丰富的酿酒历史。后来随着乔治·卡尔弗特·扬特(George Calvert Yount)在1839年率先在此种植和培育酿酒葡萄,纳帕谷葡萄酒的潜力被挖掘出来。到了1889年,这里已经有着180多家酒庄,虽然后面爆发了根瘤蚜虫病和经济大萧条,世界第一次大战等事件,使得纳帕谷陷入了低谷,可到了20世纪30年代,这里重新恢复了活力,并慢慢攀上属于自己的巅峰。

旭日下的纳帕谷葡萄庄园有着别样的风情,这个历史悠久的酿酒之地显现出了别样的活力。而在这样的别样风貌之下,飞猪也不甘寂寞,吵嚷着要出来晒晒太阳,见见世面,没办法,只好依她。让她站在挂满葡萄的葡萄架前,给她来了一张丑萌丑萌的照片,满足一下她的傲娇之心。

纳帕谷种植的葡萄酒品种还蛮多的,而其中最为主要的是上面照片这种叫做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的葡萄,它是公认的纳帕谷红葡萄品种之王,其产量占了纳帕谷总葡萄产量的40%。可以看到的是,赤霞珠的葡萄颗粒非常小,比指甲稍微大一点,一串串的,非常饱满。

当然,它的味道并不怎么好,非常的酸涩,但用其酿造的葡萄酒,却是纳帕谷所产葡萄酒中的王牌,口感浑厚沉重,用夸张一点的说法就是,其中藏着王霸狂野之气。

除了占据王者之位的赤霞珠,纳帕谷还有很多其他的葡萄品种,比如霞多丽(Chardonnay),黑皮诺(Pinot Noir)、梅洛(Merlot)、仙粉黛(Zinfandel)、长相思(Sauvignon)、品丽珠(Cabernet Franc)和西拉(Syrah)等很多品种。

纳帕谷品酒列车(Napa Valley Wine Train)是纳帕谷出发的一趟很有特色的品酒之旅,来回行程共36英里,您可以在车上轻松惬意的度过3小时的美好时光,从纳帕的历史小镇出发,沿途都是美丽的风景共欣赏,然后穿越世界著名的纳帕酒谷,直至古雅的St. Helena村庄,最后返回起点。

然而很遗憾的是,我们到达的这天,这趟列车并不开放,遗憾错失一趟美味之旅。

告别纳帕谷,我们驱车来到了旧金山市区,这里有趣味十足的铛铛车(cable car)在等着我们。

铛铛车是一种有轨缆车,之所以叫做铛铛车,或者当当车、叮当车,或许跟它在行进之时会发出“铛铛铛”的声音有关吧。旧金山的铛铛车,是先如今仅存的以人工手动操作的都市缆车系统。对于当地人们而言,铛铛车跟金门大桥一样,是深植在心中的在地标记,不仅仅是一个观光景点,也是一种极佳的游览方式,更是日常生活中,很多人上下班的交通工具。

说铛铛车是一种极佳的游览方式,是因为乘坐在铛铛车,你不仅仅能够感受感受一下上个世纪的旧金山人们的上班交通工具,还能一路浏览旧金山街道两旁的沿途风景,看看这里人们的生活常态。而且,乘坐铛铛车看旧金山的也是也是一种不错的方式,因为铛铛车会一直运营到12点。

铛铛车的来源还有着一段故事:1869年夏天工程师安德鲁(Andrew Smith Hallidie)看见山坡上的五匹马因不堪重负而倒地毙命,目睹这一幕的安德鲁被深深震撼,目睹惨剧感叹于此的安德鲁创建了这样的有轨电缆车。因此, cable car位于Powell Street与Market Street交叉口的cable car总站就命名为Hallidie Plaza来纪念这位铛铛车之父。

铛铛车全盛的时候有21条线路,6家运营公司。可是现在只剩下了3条,且这3条线路的保存也十分的不容易。

1906年旧金山发生大地震,旧金山市区被破坏严重,当然缆车也不例外的被全面损毁,之后虽修复了部份路线,但旧金山市政府却有意用电车及汽车取代缆车。旧金山市民在铛铛车女士(FRIEDEL KLUSSMANN )的带领下设法保留了其中的3条路线,于1981至1984年间修复。这三条路线即为Mason St.、Hyde St.及California St.线,由MUNI经营,共37辆缆车,每天为成千上万的游客提供交通运输服务。

从很多的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得出来,旧金山这座城市不愧是一座山城,城区道路有着很多的坡度,这也给当时的城市规划带来了一定的困扰,而铛铛车在当时作为一种代步的工具,真是是起到了蛮大的作用。

乘坐在铛铛车之上,感叹于其留存下来的不容易和如今的趣味性的同时,对于旧金山这个城市,也有了更加多的了解。

从铛铛车上下来,我们去了一个叫做“六姐妹”的地方,咋听这个名字,你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会有这这样的名字?

其实六姐妹是阿拉摩公园(Alamo Square Park) 旁,一座挨着一座,从上排列到下的六座房子的称呼。之所以把它们称作“六姐妹”,是因为这六座房子不仅仅是样子相同,紧密相连甚是友好,还因为它们是历经了旧金山8级大地震后,唯一没有受到影响的房子。

当地的人们认为这里是神眷之地,纷纷到这里观摩,希望能够粘上一些好的运气。我们到达这里之时仍然可以看到很多的人在这里游玩,很多可爱的小朋友在这里的山坡玩滑板,大人们散步观光。

告别了“六姐妹”,我们沿着公路一路盘旋而上,来到了旧金山的海拔最高点,双峰山(twin peaks),虽然这里的海拔只有280米,但却可以俯瞰整个旧金山湾区的城市分布。

这里远离市中心,山坡是住宅区,非常安静。在一片片树林的遮映下,有一幢幢别墅,各种造型的房屋绚丽多彩,已经到了傍晚夕阳西下之时,天气慢慢的转凉,微风吹来,带来阵阵凉意。

在这里可以360度全景的观看旧金山城区,还可西望太平洋,东望奥克兰、魔鬼山(Mount Diablo)、伯克利大学的白色钟塔(Campanile Tower),北看马林郡的Mount Tamalpais,以及连接湾区各城的五座桥梁等。而我们今天晚上,打算在这里拍一下旧金山城区的夜景。

其实双峰山多次出现在好莱坞的电影大片中,比如《猩球崛起》之中,就有关于双峰山的画面,大家可以仔细的寻找下。

夜幕慢慢降临,一盏盏灯火慢慢的点亮,先是部分地区,然后随着夜的浓烈,更多的地方被点亮,然后他们连成串,连成片,最后汇聚成一幅画面,璀璨灯火,梦幻之境,就这样,构成了旧金山最美的夜晚。

day 3.历史创造下的旧金山

套用一句我科的装逼的话:你见过凌晨4点的旧金山吗?

每个城市都一个标志性的建筑或景点来作为代表,我们称作这个城市的地标,对于旧金山而言,我想,金门大桥可以看做是旧金山的地标。

为了看到金门大桥与朝阳相会的那一刻的美丽,我们凌晨四点多就赶到了这里,等待着日出最美丽的瞬间。起初的天空还略带暗沉,整座城市都还在沉眠之中,只有海峡上偶尔的的一艘轮船,给安静的城市带来别样的动感。金门海峡的风吹拂着我们,带来丝丝凉意,旧金山昼夜的温差还挺大的,虽然我们已经提前注意了这点,但还是感觉到了凉爽之意。

慢慢的天空开始升起橘红之色,染红了半边天,很快的,这片天空都变成了晃眼的明黄之色,太阳突破了地平线的遮挡,展露出了头角。

经常看日出有经验的朋友肯定知道,其实日出的时间非常短,最美的时间也就那么短短的几分钟。这次不同于以往每次等待日出的坏运气,我们在拍摄金门大桥的最佳摄影点,记录下了这颗橘色的太阳一点一点同金门大桥相遇的全过程。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初升的阳光洒在金门海峡的水面,桥顶与旭日相接,整座城市也伴随着太阳的生起而一点点的醒来,而这象征着美好与希望的画面,就这样出现在了我们的面前。

而这张以金门大桥作为前景,用索尼a9相机配合着70-200mm镜头的200焦段拍摄下来的海湾大桥,配合着旭日染尽的整片晕黄天空,充满了梦幻之感。

相逢过旧金山最美丽的日出,在唐人街吃完早晚之后,我们来到了诺布山的恩典教堂(Grace Cathedral)。

恩典教堂是美国的第三大教堂,也是美国圣公会加利福尼亚教区的主教座堂。教堂的建筑风格和结构非常典型,应该是哥特式的风格。一进教堂大门,会看到地砖上印有一个巨大的迷宫图案,穿过长长的走廊来到教堂内部,我们见到了闻名已久的一幅画面。

悬垂下来的阳光,照射在教堂两侧和顶部的彩色花窗,经过一系列的奇妙折射之后,散落在地面的阳光便变得如梦似幻起来,光的明暗,色的斑斓,使得此刻的恩典教堂如同天堂。

经典而又充满历史味道的建筑往往充满着波折,恩典教堂就是这样。恩典教堂又叫做慈恩堂,最初建于1849年,建造完成之后便成为了圣徒们朝圣的目的地之一,可是后来1906年旧金山发生大地震,恩典教堂也不辛的在此次灾难中被破坏。之后在1928年重修,重修的过程也是充满波折,直至1964年,历经了36年才建造完毕。

这是一座酷似巴黎圣母院的宗教建筑,教堂的青铜大门设计和佛罗伦萨洗礼堂的大门相似,整体建筑大气宏伟,庄严肃穆。曾经有不少世界名人在这里发表过演说,比如马丁·路德·金以及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图图大主教。教堂每天都会举办不同的布道活动,届时塔楼的大钟敲响,动听悠远,神圣美好。

如今的恩典教堂以开放而著称,不像很多的教堂开放的区域有限,恩典教堂的大多数区域都是对外开放的,比如教堂尽头唱诗班所站的尾部(Apse)同样向游客开放,十分罕见。恩典教堂开放的另一点体现在,它不仅仅是一个免费的教堂,更是允许拍照的人携带三脚架,这是非常难得的一件事,我去过的教堂也不算少了,欧洲那边的比较有名的教堂也去的比较多了,很少有允许携带三脚架的,这一点真的值得称赞。

而正是这样的开放的态度,使得恩典教堂已经成为了一个教徒和游客的国际朝圣中心。

教堂之中也有着很多的艺术品,比如罗桑(Jan Henryk De Rosen)的马赛克,还有洛伦佐吉贝尔蒂《天堂之门》的复制品。当然,在我看来,这里最充满艺术气息的,还是这里的各式各样的花窗。

其实我真的不是一名教徒,可每次在见到这些或大气简约,或堂皇富力,或肃穆庄严的教堂之时,内心都会变得无比的沉静,或许这样的圣地,真的有着奇异的魔力吧,让我们这样的浮躁的人,都能在这里寻得片刻的安宁。

旧金山是一座山城,当然,跟重庆的魔幻3D城市构架肯定是不同的,但是城市中仍然有很多上下坡的路段,而在这里,我就遇到了一条特别有意思的街道。

这条街道的坡度真的蛮大,据称是整个旧金山最倾斜的一条街。将它与旁边水平建造的建筑物对比的话,可以看出明显的倾斜感,用我一个理科生的眼光来看,这里的坡度应该有15-20度左右吧,摩擦力的话...额,扯远,正是由于这里的坡度问题,你瞧,停车的方式都与坡下面不同,都是横着停的。

站在车旁和坡上各自来了一张照片,怎么样,倾斜感是不是更加的明显了。

告别这条有意思的街,我们继续有目的的闲逛,旧金山作为一个美国出名的旅游胜地,不得不说风景真的不错,城市建设这一方面做的非常好,这座路过的教堂虽然没有进去参观,但单从外表来看,就可见一斑,当然,这或许是教堂这类的建筑的总体风格吧。

惊叹于这位小姐姐一次性遛这么多狗的超强能力和这些萌宠的成队霸气之时,我们来到了旧金山的圣玛利亚大教堂。

世界上的教堂千千万,而要说造型别致这一方面,我认为应该没有其他的教堂能出其右了。圣玛利亚大教堂跟传统的教堂风格不一样,甚至可以说是完全摒弃了传统教堂的风格,它没有哥特式的尖顶,也没有罗马式的圆顶,俯瞰主建筑顶部,呈现出的是一个巨大的十字架,而教堂的整体外观形似一顶帽子,玩玩全全的现代建筑风格式建筑。

而这样造型奇特的加州三大教堂之一,出自著名的华裔设计师贝律铭之手。

进入教堂内部,抬头往上看,连绵的七彩玻璃窗在阳光的投射下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十字架覆盖在我们的头顶,宁静而恢弘。与传统教堂建筑还有一点区别的是,整个教堂内部我们没有看见一根柱子,唯有一盏玻璃吊灯,由此可见教堂在设计之时的逻辑与精密计算,这样的教堂建筑,可谓是艺术与建筑学天作之合的结晶,也是信仰与艺术的圣堂。

而在这巨大的十字架之下,我们感受到了整个教堂结构、空间与教堂氛围完美的结合,心里自生恢弘之意。

曾经看到过对于圣玛利亚大教堂的这样一番评价:贝律铭所设计的圣玛利亚大教堂,以现代方式将传统重组,哥特式教堂平面是十字的,拜占庭式教堂是正方形盖以圆顶的,而贝律铭将两者合并,创造出新的建筑,四方形的建筑并以十字上盖,它这样的形体表达了表达了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的讯息,鼓励信众全面积极的活出自己的信仰,这其实是回复教堂礼敬最古老的传统。

内部的设计才是最重要的,独特之处在于那高而优雅的圆顶,优美的拱形及变化万千的光彩。贝律铭的设计可以成为表达信仰的杰作,把艺术溶入建筑学。空间、光线、色彩、构造,把雕刻、花窗玻璃、装置、音乐和信众团体容为一体。而这也充分表达了现代建筑学的概念,现代建筑学的本体,不在于避开某种设计样式,而在于强调思想的整合。

如果你还停留在贝律铭的设计带给我们的冲击之中,那么,你可以去美国的街头,感受一下街头涂鸦艺术,换换我们陷入僵局的思维。

美国的贫富差距和文化的多元性造就了不一样的美国街头艺术,如果要仔细的分析和阐述的话,有着很多的文化形式可以讲,比如如今流行的嘻哈文化,街头行为艺术,街舞等等,而在美国街头文化中,有一项重要的文化,就是街头涂鸦文化。

就算你没有去过美国,你是否经常在很多的电影之中看到美国街头色彩斑斓,或怪异,或宏大,或新奇的大幅面的墙上涂鸦画呢?这些就是美国的街头涂鸦文化。

或许在城市的管理者看来,街头涂鸦文化就是一种破坏城市形象的行为,可在我看来,正恰恰相反,这些存在于外墙上,灯柱上,玻璃上的一幅幅前后经过很多人涂抹,遮盖和改造的作品,正是城市文化多元化的象征,是城市里不同阶级人们的个性、情感、表情的表述。

有些涂鸦画,你很难分辨出它所要表达的思想,而有些画你一眼便能从中感受到它所想阐述的东西。这些存在于街头的文化,当然是没有美术馆中的那些大作那么高端优雅,甚至于这些涂鸦文化必须像打游击一样的在夹缝中生存,可是,这些被称作“非法”的表述方式,这些通过直观的画面表达反权利、反精英、自由主义,表达自我个性,宣讲异端权利等等思想的文化,却总能春风春又生,一直保留到现在。

甚至拓展到全世界。

于我们而言,这是一种有趣的文化。

虽然我个人不是怎么喜欢乔布斯的为人,但是他曾经有一段话是这样说的:有些东西是超越日常忙碌琐碎的生活的。生活不仅仅是工作、家庭、财产、职业,它更丰富,就像硬币还有另一面。虽然大家嘴上不说,但在生活的间隙,尤其是在不如意的时候,我们都能感受到某种冲动,许多人想找回生活的意义。

而这种找回生活意义,寻找生活真相的行为,就是嬉皮士运动的本质吧。当然,不得不说,嬉皮士运动的很多行为到了后面已经演变得十分的极端。

而在这一天的下午,我们开始了一场感受旧金山的嬉皮士文化的城市之旅。

照片中这位自弹自唱的帅哥,是我们这次城市之旅的解说,他一路上为我们讲解了很多的旧金山嬉皮士文化。

对于嬉皮士文化这个词,我想大多数人只是停留在听说过这个词的程度上,而不知道嬉皮士文化具体代表的是怎样的一种文化。

现在回头来看嬉皮士运动,很多人认为是由于当时美国的社会和经济状态造成了这样的运动。当时的美国,社会上存在着很多的危急因素,虽然大多数已经经历过了“美国梦”,却仍没感到满足,而就是因为这样的不满足,造成了嬉皮士运动。

但如果按照我自己的理解的话,嬉皮士文化,最开始的时候是一种年轻人的文化,是年轻人在躁动期想要表现自己叛逆,蔑视传统,远离主流社会的一种态度,从而选择了不同于主流社会的生活方式的一种文化。

摇滚乐是嬉皮士的集体宗教,在摇滚乐这种音乐形式中,他们能够找到自己的内心世界。

而当时比较主流的两个摇滚乐队就是现在我们熟知的甲壳虫,也就是披头士乐队和滚石乐队,这两个乐队,简直是当时嬉皮士们心中的“神”,所以在当初能够看到很多学着披头士留着齐肩长发的年轻人。

其实我蛮能理解这样的文化的,每个人都会有躁动期,而那个时候的美国年轻人处在那样的社会状态下,躁动确实显得不一样,只是很可惜的是,这场反主流的运动最终没有取得任何意义的改变,很多的年轻人都毁在了他们看作是嬉皮士必备行为的吸毒上,脑子里被毒品所带来的迷幻和非理性所充斥。

最后,用一位嬉皮士们所喜欢的摇滚乐歌手是鲍勃·迪伦(BobDylan)的歌《大雨将至》来结束今天的旅行吧:

我要在大雨降临之前回家去,

我要走进最密的黑森林深处,

那里人丁繁众,可都一贫如洗,

那里毒弹充斥着他们的水域,

那里山谷中的家园紧挨着潮湿肮脏的监狱,

那里刽子手的面孔总是深藏不露,

那里饥饿难忍,那里灵魂被弃,

那里黑是唯一的颜色,那里无是唯一的数据……

day 4.渔人码头的渔歌

今天的早晨,是这几天我们所度过的最愉悦的一个早晨,不用早起拍日出,不用赶路,所以我们毫不犹豫的偷了个懒,睡到了10点钟左右,感觉整个一天都将是美好的一天。

虽然我奢望在床上度过这一天,但是现实却是我们得去旧金山的市政大厅。

其实从很多的国外影视作品中我们就能看出国内外市政大厅的不同,当然,我所说的不同,并不是要说谁好谁不好,只是对待同一件事情的处理方式差异。

旧金山的市政大厅,当然跟我们常常见到的白宫是有一些差距,但是也绝对称得上恢弘大气这个词,远远望去,你会以为这是教堂,而不是市政大厅。进入市政大厅,第一眼吸引你的绝对是那造型别致,匠心独运的屋顶,会让你有一种万花筒般的迷乱感。

旧金山的市政厅是对所有人开放的,所以你能在这里看到很多人以此为背景,来拍摄属于自己的大片以及婚纱照。我想,在这里拍摄的婚纱照,效果绝对是华丽的吧。

旧金山作为一个移民甚多的城市,有着很多不同教派,这也意味着这座城市里有很多的教堂,从市政厅出来之后,我们去了一个两座一新一旧的教堂建在一起的地方,但是很遗憾的是,我忘记了这两个教堂的名字。

告别这两座被我遗忘掉名字的教堂,我的肚子已经在对我哭诉,在美国的这几天,不是快餐就是西餐,真的很想念国内的美食,于是我们就去了唐人街的一家中餐店,准备吃个早午茶。我点了这家店里的招牌,咖喱牛腩饭。我想说的是,不愧是这里的招牌,毫不夸张的说,巨好吃。牛腩软糯入味,汤汁可口,咖喱味十足,恩,就差会发光了。

一顿美味舒适的早午茶之后,我们去了一家新的酒店办理入住,这里不得不提一下这家酒店因为这是我在美国这几天住下来,感觉最舒适和方便的一个酒店。

这家酒店的名字叫做park central hotel,在旧金山的联合广场旁边,所以这家酒店的地理位置非常棒,出行很方便。另外一个就是酒店的居住环境,干净整洁,温暖舒适,酒店里的服务人员态度超级好,遇见你外出之类的都会主动的过来询问你是否需要帮助之类的,很贴心。最后一个,最重要的是,如此好的位置、环境和服务,价格却不高,大概200美元左右,绝对物超所值。

当你在旧金山哥拉德利广场附近,找到一个圆形的画着大螃蟹的招牌以及很多的休闲娱乐场所和各式游船之时,你就到了旧金山渔人码头

渔人码头是一个旅游休闲观光的很不错的场所,最开始的时候这里是当地渔民出海捕鱼的港口,后来随着获渔量的减少,失去码头的效用之后,慢慢的发展成为了一处观光景点。

渔人码头中,最为出名的,自然是39号码头(pier 39)。虽然说全世界有很多的渔人码头,更有一种说法是有海的地方就会有渔人码头,可旧金山渔人码头,确实所有渔人码头的起源,有着不一样的特色,而其中最为耀眼的,就是39号码头。

39号码头是步行街,而入口的标志就是我前面提到的大螃蟹,螃蟹广场里的那只张牙舞爪的大螃蟹就是广场的标志,这螃蟹可不是随便说说的,是这里口感出众且个头很大的丹金尼斯大海蟹,一个可达两磅左右,是这里的美味之一。

而39号码头有着很多的餐厅、商店和纪念品专卖店,在这里你能够买到很多好吃的好玩的东西。

花了8美元买了一个大冰激凌,靠在栏杆处,慢慢的欣赏渔人码头的风景。

不得不说渔人码头的风景真的很好,再这样适宜的天气下,渔人码头的人很多,港口边听着很多游艇,可见这里的富足和休闲。站在专门修建的供游人观光,看海的长长的、连绵不断的不知海边走道,极目远眺,碧蓝的海水和天空间,满眼都是各式各样的游艇。索尼a9和丑萌的飞猪也不甘寂寞,纷纷要求出来晒太阳,跟渔人码头合影。

我们在39号码头,租了一艘特色的螃蟹船之后,就登船在附近海上慢慢的欣赏风景,因为螃蟹船是不出海的,所以我们花了一个多小时,在周围海域饶了一下,也开到金门大桥之下,近距离的解除了一下这个旧金山的地标。

下面要提一下的是上面照片的这个小岛,这个岛叫做恶魔岛,最开始的时候联邦在这里设立监狱关押犯人,很多企图越狱的犯人都被这里的海水所阻,不是被抓回就是得病身亡,因此恶魔岛的名声就慢慢的传开了。

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个著名的观光圣地,另外,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电影《勇闯夺命岛》就是讲述的这个岛的故事,很遗憾的是我们没有机会登岸去看看曾经的监狱的构造是什么样的。

渔人码头,不仅能够看到旧金山的地标金门大桥,还能够近距离的接触另一座有名的大桥,海湾大桥,同时还可以看到旧金山最高的建筑,泛美金字塔(Transamerica Pyramid)。

这就是近距离接触下的金门大桥,它头顶的太阳,永远是那么的热烈。

这两位是这次跟我一次出行的小伙伴,在这里真的要特别感谢一下左边的冰沁于心大哥。此次出行,老大哥特别仗义,一路上对我多有照顾和帮助,不仅是生活上的,还有工作上。作为摄影达人的老大哥,在摄影这方面的技术真的没话说,学到很多,而生活方面,更是让我这个生活小白感到很多的温暖,谢谢老大哥啦!

渔人码头除了有很多吃的海鲜的东西,也有两种小动物特别的可爱,一个就是海豹,它们经常会成群结队的爬到海面之上来晒太阳,上面的照片就是我们回程的时候遇到的,它们刚好这个时间来晒太阳;另一个就是渔人码头的海鸥。渔人码头有这很多很多的海鸥,而且它们一点都不怕生,还会来跟你抢吃的,非常有意思。

丑萌的飞猪又跑出来凑热闹,只能说,比起帅气,你完败。

看完有趣的小动物,感受到肚子的召唤,我们便来到了渔人码头的一家很有名的做酸面包的餐厅,准备品尝一下这个口味独特的美食。

酸面包最开始是法国移民传入美国的,而作为移民众多的旧金山,当然有着这道美食。做法是先用水和面粉混合酵母,放在室温中发酵做成"引子"(Starter),再用它来做面包,一般是估成圆盘大小,有特殊的酸味,而且质地软韧,很有咬劲。商家常将面包内部挖空,盛入奶油蛤蜊汤食用,像我拍摄的下面这张照片,右下角这个,就是酸面包海鲜蛤蜊汤,口味很独特,味道也很不错,能感受到味蕾的比较独特的刺激,强烈推荐一下。

晚餐之后,我们自驾去了一个很好的可以拍摄到旧金山夜景和金门大桥的位置,到了这里不久,摆弄好设备,黄昏就开始慢慢的降临了。

我很少见到色彩如此迷人的天空,乌云掩藏下的太阳把属于这片天地最后的光和热散发了出来,将天空染映成一片说不清道不明的颜色,赤中带橙,但又不是那么的明艳,很漂亮。

而另一边的旧金山城区,隔着海峡拍摄过去,跟在双峰山看到的,又是不一样的景色。

这张照片,如果我不告诉你,你一定想不到这是我用vivo x20全面屏手机拍摄的,vivo x20全面屏手机的拍摄真的很专业,可以设置iso,光圈大小,快门速度,色温等参数,同一个角度拍摄得到的最终效果,同再上面那张,我用单反拍摄,在同一个像素比例下,效果真的相差不大,反而有一种特别的美。不得不说,vivo x20全面屏手机,很专业,很适合旅行拍摄使用。

day 5.心中的城市

今天是我们待在旧金山的最后一天,而我们的行程也只剩下了金门大桥另一端的索萨利托小镇(Sausalito),这个曾经的造船工厂,如今的富人聚集区。

去索萨利托有两种常用的方式,一种是在渡轮大楼(Ferry Building)搭乘轮渡直接到索萨利托的码头,另一种就是我们选择的这一种,从渔人码头租赁自行车骑行过去。

我们之所以选择骑自行车,是因为我们听说,从渔人码头到索萨利托一路的风景非常漂亮。

索萨利托在金门大桥的北段,所以我们骑行的话肯定是要通过金门大桥的,再次近距离与金门大桥接触,仍然能感受到它的不平凡。沿途也有很多其他的风景,我们一边骑一边观赏,也不会觉得累,这可能就是骑行的乐趣吧。

索萨利托最初的时候,是作为船运中心的,二战期间发展迅速,如今的支柱产业是旅游业,在这里有很多的富人住宅,也有很多的艺术家活动地区和划船的区域。索萨利托作为旧金山的富人区,房价很高,单套的价格可以达到人民币几千万,但是环境真的没话说。

骑了大概3个多小时,我们便到达了索萨利托,总体说来还是有一些累,如果平时很少运动的话,建议不要选择这种方式。

索萨利托的海岸线风景真的超级棒,海水蓝的让人怀疑它的真实性,以为这是虚构出来的作品,可是真是的情况就是如此,海水不仅蓝,而且透彻。

在索萨利托的海边,我们找了一家餐厅吃饭,人均大概50美元,但是味道很棒,去索萨利托的话可以去尝试一下,比较推荐。

索萨利托不大,风景很好,有很多的画廊,商店饭馆,艺术气息比较浓厚。2000年张曼玉和黎明主演的电影《一见钟情》就有在这里取景,最后黎明给张曼玉买的房子就在索萨利托,由此可见电影里面的黎明,真的赚了很多钱。

索萨利托的码头停靠着很多的船,大多数都是私人的帆船和游艇,以此为背景拍摄一张行走的照片,不用多加修饰,是不是就很有一种大片的感觉?

从索萨利托的码头坐轮渡回到旧金山之后,我们去了市区的九曲花街

九曲花街的正式名字叫做伦巴底街(Lombard Street),是世界上最弯曲的街道。据说最开始将街道设计成这样,是因为在十九世纪二十年代的时候,旧金山市区的交通非常繁忙,而为了使繁忙的交通有所喘息就设计建造了九曲花街,如今,九曲花街却成为了最吸引人的一条街道。

九曲花街很长,而在Hyde街与Leavenworth街之间的有一个很短的街区,却有八个急转弯,因为有40度的斜坡,且弯曲像“Z”字形,所以车子只能往下单行。九曲花街作为如今旧金山最为吸引人的一条街道,两边有着很多的绿植,不得不说旧金山的城市建设做的非常好。

旧金山是丘陵地带,有很多的坡道,去过重庆的人应该能够感受到我说的这种情况,而旧金山有些地方的坡度比重庆还陡,而九曲花街的八个弯曲的地方,就差不多是这样的风格。

九曲花街我们还遇到了三个非常有意思的人,他们打扮成超人,白雪公主和警察的样子,骑着很小的自行车,从九曲花街的坡上下来一路骑行,我们也跟着他们的小车一路向前,看到他们是如此的开心,我们也被他们的这种喜悦所感染,心中充满了乐趣。

九曲花街出来我们去了山顶,本来打算拍一下旧金山一个很有趣的景致,叫做雾锁金门,造成这种景致的原因大概是加州中央谷的热量带动周围气压升高,使风从太平洋吹过来,强风带来海洋的湿气,经常在太平洋和旧金山湾连接处的金门海峡上形成平流雾,而金门大桥正处在金门海峡中间,经常会被浓雾包围而看不见,这就造成了"雾锁金门"的奇观。

这里得跟大家说一下抱歉,由于太冷了,我们没有坚持到出现这种场景的时候,便下了山。

晚上市区正好有一个美食节的活动,有很多的美食可以选择,我选了一些传统的食物,像日料,生煎包之类的食物,味道还不错,而且景色也很不错,不想之前拍摄的旧金山那样远离般的梦幻,多了一些烟火市井气,感觉更加的亲近。

旧金山的行程不长,很多的景致都没有细细的去体会,却还是感受到了旧金山不一样的魅力,难怪那么多人沉迷在旧金山之中,就像那句话说的那样:

你知道旧金山在哪里吗?它不在当下,也不再别处,它在我们心中。

分享此文章

分享到微信

请在移动设备上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并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待微信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