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有天堂,也该是圣地亚哥的模样

阅读数:8353
发布:2018-02-24 01:55:38
  • 字号
  • 100%

如果真有天堂,也该是圣地亚哥的模样

2017-07-07 16:21 周小芳是只有爱的小狐狸 阅读 0

在冬季学期和春季学期中间有短短的一个周春假,我自己一个人开车120英里来到了圣地亚哥。其实美国西海岸的这些城市,气候饮食等方面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异,我抱着没有惊喜的心情从洛杉矶一路驶来,可是圣地亚哥的美丽仍是结结实实地震撼到了我。

​从洛杉矶圣地亚哥的5号公路在高峰时间非常拥堵,好在堵车的时候也可以看看海景。

不远处的海面波光粼粼,海边白色的小房子在阳光的照射下非常耀眼。配上车里播放的万能青年旅店,感觉自己非常酷。小声跟着哼唱起来,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被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美国的高速上经常会有重机车的身影,而且往往高速堵得越厉害,机车便越嚣张,轰着马达飞驰而过,空留众人满心的无可奈何。堵车的时候除了欣赏海景,其实还有一件比较有趣的事情可以做:观察前车的车牌。由于美国的车牌是可以随便选数字和字母的,所以经常就会有比较有趣的组合出现。之前有看过“XXX爱上帝”这种虔诚的信徒车牌,这次又看到了一个车牌“Come 2(to) u(you)“.当时其实想的是这莫非是情侣车牌?男生come 2(to) u(you), 女生come 4(for) me,想象一下就很温馨浪漫呢。

​到了圣地亚哥,我的第一站就是寿司店Sushi Ota. 开了两个小时的长途早已饥肠辘辘,一到餐厅拿着菜单就恨不得吃到山穷水尽。这家店yelp上的评分很高,海胆(uni)寿司真的堪称一绝。海鲜食材占尽了西海岸的天时地利,刺身也鲜美可口。我比较喜欢吃三文鱼(salmon)和金枪鱼腹(toro)这种高脂肪的部位,轻轻夹起一片鱼生,蘸上酱油和芥末,入口即化。


​店里的寿司师傅认真地捏着寿司,让我想起之前看过的纪录片《寿司之神》。做寿司看样子很简单,但是其实要想煮出合格的寿司饭,就要经历很长时间的训练,之后要学会煎蛋,就是俗称的“玉子”(玉子焼き),想要把蛋煎到火候适中,呈现出漂亮的明黄色,这又要很久的训练。要大概五年多的时间,才可以接触到捏饭的工作。捏好的饭团不能轻易散掉,每个饭团大小要几乎相同,上面放上优质的鱼生,调好味,带着寿司师傅的体温落入客人的碟中。客人也应该用手而非筷子捏起寿司,带着朝圣般的心情慢慢品味这小小寿司背后的来之不易。

想起小时候背诵的《大学》里面有这样一段话: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格物致知”其实就是钻研事物获得知识的意思。我们的求学过程其实和做寿司真的是异曲同工,都是一路在不断打磨自己的过程。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寿司做到极致的小野二郎被誉为“寿司之神”,千金难求店里的一席之位,这背后是他几十年的苦心钻研。从一个普通学生到经济学家,我又要准备付出多少的努力和心血呢?

​酒足饭饱,来到订好的酒店住下,当时在预定的时候注明了要ocean view的房间,站在落地窗边,整个圣地亚哥港的景色尽收眼底,整个城市的夜晚星光熠熠。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打电话叫一个brunch送到房间,在窗边吃早餐。这种是典型的美式brunch,叫做egg benedict,卷福的名字就是这个Benedict,是英式玛芬上面放上半熟的蛋,然后淋上荷兰酱。旁边的薯饼叫做hash brown,外酥里嫩,非常可口。

​由于刚刚从繁忙的学业中解放出来,不想赶行程,于是每天只看一个景点。今天想要去的就是圣地亚哥最引以为豪的海洋公园。原以为和国内的水族馆是一个类型,去了才发现不太一样,应该算是一个海洋主题的游乐园,不仅有各种各样的动物show,还有小型过山车等娱乐设施可以做。买了一只棒棒糖叼在嘴里,感觉回到了小时候。此时虽然才二月,可是圣地亚哥已经有35摄氏度的高温,工作人员却不惧炎热,尽职尽责地演出着。美丽的火烈鸟有着美丽的名字,Flamingo,念起来像是一个热情似火的西班牙女郎。

​在海洋公园溜达到晚上五点,手机收到消息,两个同班的男生也来到了圣地亚哥,问我晚上要不要一起看日落。于是我便驱车二十分钟去跟他们回合。我们约好看日落的地点非常漂亮,在一个高高的悬崖上,种满了大片金黄的太阳花。虽然之前在青海也看过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可是看到这一片金黄的时候还是会暗暗惊叹大自然的美丽。


很快,太阳便在从海平面上,缓慢的,却从未停止的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突然感受到了莫名的悲伤,想起以前读过小王子的一段话。

突然很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觉得日落很美,拍了下来,却又不知道和谁分享。可能就是这样,人生在世,总有那么一些瞬间只属于你自己。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看完日落,两个男生要去海滩喝酒聊天,酒精过敏的我只能就此别过,一个人去了附近的餐厅吃饭。一个人吃饭虽然感觉孤单了一点,可是也有很多方便之处,就是不用等位子。侍者将我带到窗边就坐,远处漆黑的海面的远处闪烁着灯光点点,竟没有觉得孤单,感受到的只有平静。

点了Three-course,一道前餐(starter),一道主菜(main course),再加一份甜品。一个人更要好好吃饭。​鹅肝的法语叫做Foie Gras,用黄油煎过之后香味四溢,与黑松露酱搭配在一起相得益彰。

​主菜是菲力(Fillet)牛排,菲力是包裹在牛腹腔中的肉,由于平时几乎没有运动到,因此肌肉纤维不粗,鲜嫩多汁,适合三分熟。英文和中文区别比较大的是对“熟度”的翻译,几分熟并不是XX% cooked,而是有专门的说法。一二分熟叫做rare,三四分熟叫做medium rare,五六分熟叫做medium,七八分熟叫做medium well,全熟叫做well done。

​吃过主餐其实已经饱了,可是女生还有一个用来装甜点的胃。于是打算用Opera cake和Mango Sorbet来犒劳一下自己。Opera cake,中文翻译成歌剧院蛋糕,维基百科上有一段这样的话来解释它的来源:

它是一种传统的法式蛋糕,由法国烘焙坊Dalloyau推广而广受欢迎,但是它真正的创始者是谁还不甚清楚。至于Sorbet,翻译是果汁软糕,但是口感却更接近冰淇淋。其实它在意大利语Sorbetto的原意就应该是一种冰淇淋,以果汁为原料,松软可口。

​晚上住在了海边小镇拉霍亚(La jolla)的一家乡间旅馆,叫做The Bed & Breakfast Inn. 这家旅馆只有七个房间,每个房间里面的装修都不一样,英式田园风格让人觉得非常温馨。床头的柜子里面放着几本旅客日记,可以追溯到2011年,我一页一页地读着,感受着时空交错的奇妙感觉。这也是一种缘分吧,在不同的时间住在同一个房间,因为不同的原因来到了同一个地方,有着不同的字迹却感受着相同的感受。在我之前的住户是一对新婚小夫妇,从澳大利亚来蜜月旅行,从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他们的快乐。我拿起笔,在他们的留言后面写下了我的祝福。希望等他们周年旅行的时候再次住到这里,可以看到来自我,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送上的最真诚的祝福。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女主人轻叩我的门叫我起床,说是早餐已经备好。我洗漱完毕下楼吃早饭。

​新鲜出炉的mushroom omelette异常美味,有家的味道。一边吃着早餐一边看着窗外的花园,一边和旁边的两对夫妻聊聊天,倏忽之间,竟不觉“独在异乡为异客”了。旁边的两个大叔聊着聊着突然发现自己是同一年服役的,再继续聊,发现自己在同一个地方的部队呆过,还属于同一个排。缘分就是这样奇妙,我看着两个大叔激动地抱在一起,心里不得再次感叹一下缘分的奇妙。

吃过早饭,我来到天台看书,遇到了同样来晒太阳的一位年过半百作家。我们聊了很久,从莎士比亚到狄更斯,从雪莱拜伦到聂鲁达惠特曼。他问我最喜欢的篇章,我便说了拜伦的 《When we two parted》中的句子: 

If we should meet thee, 

假使我们再次相见,

After long years. 

在经年之后。

How should I great thee?

我该如何致意?

With Silence and tears.

以沉默,以眼泪。

他笑了笑,说我这个年纪怎么会这么伤感。他说他最喜欢的是聂鲁达的一句诗:

I swayed my leaves and flowers in the sun,

当华美的叶片落尽,

Now I may wither into the truth. 

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寻。

我暗暗钦佩于他的豁达,心想在几十年后,当我经历的更多了些,回头去看时,也许也会有了这份淡定从容。

​一个人的旅行,其实没有想象中孤单,反而多了几分洒脱。一个人有什么好怕的,心中有梦,脚下有路,身后有家,而我要做的不过是过好每一个当下的日子,等待缘分某日突然的降临。而我相信,那一天迟早会到来。

​后记:这篇文章在二月份就开了头,但是接下来的时间就因为博士资格考而紧张起来。今天终于有时间完成这篇游记,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愿我们都能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分享此文章

分享到微信

请在移动设备上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并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待微信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