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西旅行日记 – 造化神奇的纪念碑谷

阅读数:2054
发布:2016-12-13 04:07:32
  • 字号
  • 100%

美西旅行日记(8) 造化神奇的纪念碑谷

2016-12-06 14:39 文羊与忧郁猫 阅读 0

 造化神奇的纪念碑谷

  摄影︱屈兰根 文︱潘天翠

 

   按照旅行计划24日晚我们到达纪念碑谷印第安人保护区。21点车还在路上行驶,大家无意间抬头仰望窗外,映入眼帘的是诗意天空,深邃的苍穹,清晰的银河,闪烁的繁星。团员们开始激动、感叹,如此美丽的星空在国内只有在帕米尔高原才能见到。于是有人提议继续战斗,拍星轨。况且魏航老师和团员Maggiexulee是拍星轨的高手,遇到这样的机会岂能错过?没有“出过轨”的团员更是兴奋不已,说干就干。到达目的地,我们放下行李,继续上路,黄甦老师和他的面包车载着我们伴随着浩瀚的星空和朦胧的月光向荒原驶去,魏老师则乘机告诉大家拍星轨的参数和注意事项。

 

 车在一大片荒原凹凸不平的土路上转了两个圈,我一头雾水,原来他们都知道,那是在找墨西哥草帽做前景。黄老师真是个西部通,我们什么都看不清,他能在黑夜中找到准确的位置。大家从11点开始,先拍星空,再拍星轨,一直到忙乎到深夜1点才乐呵呵地结束。

 






 那天晚上辛苦了黄老师、魏老师和Maggiexulee,不仅要解答问题,还要摸着黑手把手教大家操作,尤其是我先生第一次拍星轨,他们可没少费心。

 

 风光旖旎的美国西部是全球摄影人心驰神往的地方,犹他州的国家公园浓缩了美国中西部红土高原的精华。那红彤彤的色彩,洋洋挥洒2000多平方公里。红色戈壁、红色砂岩平顶山、红色孤峰……红得那么单纯,红得热烈奔放,红得令人激情燃烧……毗邻的几座公园地形地貌迥然不同,就像一座座浩瀚夺魄的壮美画廊,展现出一幅幅包含千万年地球历史的长卷;又像是一首首凝固的诗,讲述着沧海桑田的变迁,堪称是对“鬼斧神工”最生动的诠释。由于它的显赫、奇异、壮美,使得这里成为美国许多大片的外景地。如《变形金钢4》、《探索者》、《风语者》、《断箭》、《驿马车》,等等,尤其是阿甘在163公路奔跑的画面永远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无论谁走到那里都会想起《阿甘正传》这部电影,情不自禁地举起相机留下一张标准照。

 


 




《变形金钢4》剧照。



“我很累了,现在我想回家了。”《阿甘正传》经典台词和剧照。

 

 关于印第安人,西部牛仔的动人传说使得美国西部充满了迷人色彩。

 纪念碑谷公园 (MonumentValleyNavajo Tribal Park)位于亚利桑那州犹他州交界的纳瓦霍族印第安人保留地里,风景壮美、绮丽。在一望无际、万里红沙的谷地上,平空崛起一座座高达300米的平顶孤山,令人看得目瞪口呆,概叹造化的神奇。这种地貌是沉积岩因地壳上升受侵蚀而成,孤山顶部比较坚固的岩层,保护着其下的沙岩、沙泥岩和页岩免受侵蚀,形成这种奇观。

 

 据资料记载,1958年,生活在这里的纳瓦霍部落印第安人建立了这个公园,将这里的一座座纪念碑,按岩石所处的不同侵蚀阶段,分为三种,一种叫平顶山(Mesa),岩石处于侵蚀的第一阶段,比较宽大平坦,例如雨神山;一种叫孤丘(Butte),从平顶山进入侵蚀的第二阶段,岩石形状较小,例如东西拇指手套;最后一种叫塔(Spire),从孤丘进入侵蚀的第三阶段,岩石形成后变得狭窄并可自由耸立,经过风雨的冲刷洗礼后,只有底部能承受砂岩的岩石才得以傲立在荒漠上,例如三姐妹和图腾柱。

 




三姐妹



图腾柱(左)

(网图)

 

 因时间有限,25日在纪念碑谷拍完日出就要往拱门国家公园赶。因此,夜里大家只能休息两小时,又开始赶路,日出之前我们到达了纪念碑谷公园拍摄点。眼看着远处的天际线一点一点的变化,由蓝变黄再变红,直到大地一片血色。

 








 

图左那座是西手套山(West Mitten Butte),中间那座是东手套山(EastMitten Butte),这对手套连同它们南面(图右)的梅里克孤丘(Merrick Butte)是纪念谷的著名的地标。也是纪念碑谷最经典的摄影场景。

 

前面是一条土路。纳瓦霍人不在山谷里铺设公路是为了更好的保护大自然,保护全人类共同的自然文化遗产。

 



 

“拇指手套”在阳光的沐浴下显得更加雄浑苍劲,散发着无与伦比的悲壮美。据说每年四月中旬的一天,太阳会相继的把一个手套的影子投到另一个上,而且重合的很好,一个拇指的影子在另一个的拇指上,其他四指的影子在另一个的四指上。

 

自然界就是这样神奇,震撼无处不在,就看你能走多远,修为有多好,碰到的几率有多少罢了。

 

经典场景拍完之后,我们的车就一直在公路上行驶,边走边停。道路两边是莽莽戈壁,红色的石碑、石丘、石塔和石柱,千姿百态,令人叹为观止,尤其是看到荒漠上那些顽强生存的植物,我又一次自问,为什么绝世美景总是与最严酷的生存环境联系在一起?这也许就是上苍的公平吧!

 


      

 在这一望无际、万里红沙的谷地上,平空崛起一座座高达300米的平顶孤山,自然造化如此神奇。





 

 

 据资料记载:公园曾经是广阔的低地盆地,亿万年来,地心缓慢而温和的压力不断抬升盆地 ,使之成为高原. 经由风和水的腐蚀, 花了近50万年, 曾经覆盖全区的页岩只残留下一群石碑,石塔和石柱, 散落在空旷的沙漠中。

 




 黄甦老师构图很认真哦。



美国人的微笑令人愉悦,这位美国人热情、开朗,擅长与人交流。






黄老师非常敬业,实地指导。

 

 

分享此文章

分享到微信

请在移动设备上打开微信“扫一扫”功能并扫描下面的二维码,待微信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